主页 > 香港王中王www47776com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越来越多的中国老人将如何安置

发布日期:2019-10-14 05:26   来源:未知   阅读:

  养老机构严重不足,这种供需之间的落差必然会导致随行涨价的市场现象,衍生出越来越多的家庭生活问题和老年人的养老问题。那么,这种情况到底有多严重呢?据有关机构披露,就中国而言,现有42000多所养老院,加上社会兴办的老年机构,现收养老人不足100万人。

  我们的老年人有多少呢?据全国老龄办最新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2.4亿,占总人口比重达17.3%。其中,有1亿多老人需要照顾,现有的养老院且不论条件如何,单从数量上也远远不能满足老人们的实际需要。从总体上讲,除少量为新建的以外,大多数是利用旧房改建的,设施简陋,服务功能较差,无法适应老年人日常生活的特殊需要。如今,独生子女工作忙,又有自己的生活需要照料,所以很难抽身照料老人,因此,送老年人到养老院或老年公寓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由于养老院少,城市社区的养老院费用越来越高,以每月计一般都要7000—10000元,就这样还是一床难求。

  再说说农村养老吧,可以说大部分老年人基本都是自养天养,一旦身体有病或不能自理,那生活就非常困难了,因为大部分农村青壮劳动力都外出打工去了,尤其是孤寡老人,更是晚景凄凉。过去,生活苦点儿但农村人养老不是问题,因为一大家的人互相都能帮把手照料,但现在农村却空了,老人和孩子成了留守人员。随着在外打工的人站住了脚,孩子也更多地跟随父母成了流动儿童,农村真的就只有老人、庄稼和空房子了。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速,更多的农村人口成为城镇人口,养老院和养老公寓的需求就会大大增加,这就为本来已经严重供给不足的养老机构带来了更为难以承受的人口压力,未来的养老形势真是险峻啊!要说中国人不尊老、国家和社会不重视养老,那可有点冤枉了,只是过去养老没有成为一个问题。几千年来中国社会的大家庭其实有利于老年人,一个“孝”字成为衡量一个人做人合格不合格的标准,这在中国被看成是最早的道德伦理,相当于西方社会讲的“契约”。但是,随着老龄人口的急剧增长,再像过去一样儿孙尽孝般地赡养老人却几乎越来越难以为继了。

  老龄化社会加重了家庭和社会的经济负担,据有关学者预测,我国在未来50年内会达到人口老龄化高峰,很可能会同步出现社会经济压力的高峰期。具体原因是劳动力严重不足又加重了青壮年赡养老人的额外经济负担,就是说社会财富的创造与经济发展无法满足老龄人口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经济需求。客观地说,老年人一旦退出经济生产领域就不再创造任何经济价值,而只有不断消耗经济物质资源。从家庭来看,虽然年轻人的工资水平在逐年上涨,但是家庭支出,如孩子的养育和教育成本就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如果租房或用于买房还贷款就又是一大笔开支,再拿出钱来赡养老人,就会使家庭捉襟见肘。而老人们的退休金或养老金只是一个基本的生活保障,在物价不断上涨的今天,如果老人没有些积蓄,这些钱是不够的,养老院也根本住不起。很多老年人都是“未富先老”,所以他们的生活要依靠国家和社会,而一旦到了需要人照顾的年龄,经济上的问题就会首先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子女伸把手,结果也会影响子女们的生活质量。从社会来看,据人社部官网刊发的《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一文透露,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连续14年上调,养老保险覆盖人数超9.25亿,基本医疗保险覆盖人数已经超过13.5亿,基本实现全民参保。然而,随着养老保险制度的完善和“老龄化”社会的临近,我国面临的养老压力处于高位,资金来源和调配问题有待解决,除社保统征夯实基数、中央调剂优化统筹外,国有资本入局充实仍需加速。人社部曾有官员坦言,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对未来养老保险基金支付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可以假设一下,如果线年间出现“人口雪崩与老龄化高峰”,家庭和社会所有的经济支出都用来养老也许还不够,悲观地说,人类社会100多年的快速经济发展将为这未来的50年的老龄化社会埋单。其实现实生活中许多迹象已经表明,这绝非危言耸听。下面这一迹象就具有典型的代表性。

  一般来说,经济基础是社会稳定的基本前提,从现在来看中国社会的经济基础是好的,据有关权威机构统计后预测,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827122亿元,比上年增长6.9%。全年人均GDP为59660元,比上年增长6.3%。如果以美元计价,2017年中国全年人均GDP为8836美元。世界银行的高收入国家标准为人均国民收入1.2万美元左右。2017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在8790美元左右,和人均GDP接近。如果此后几年人均GDP和收入维持2017年增速,则大约在2022年,中国将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如果按照这样一种预期的经济发展,国家将会越来越繁荣,人民将会越来越富裕,社会当然是稳定的。可是,我们发展经济不是在一个真空的社会中进行的,影响经济发展的有诸多变量,其中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影响是不容小觑的。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始终存在着两难困境:一是按照人口变化的自然规律调节人口规模,而不施加任何的人为干预,这应是一种理想的人口理论。但是,按照这个理论的逻辑,在一定的历史阶段,我们有可能会养不活这么多的人口,为什么呢?因为经济发展是人为的也是相对有限的,其增长是一个漫长的逐渐的过程,当人口增长过快从而产生对经济的需求过大,而经济增长不能满足人口的巨大经济需求时,就极大地降低了人口的生活质量并减缓了经济增长的速度,结果造成恶性循环。二是打破人口变化的自然规律而对新人口出生加以控制,在改革开放以后实行的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就是最好的实证。这种人口理论被称为有计划的人口理论或人口控制理论。这种理论一直被一些人口学者批评,甚至是否有悖于人类的伦理也一直争论不休。抛开这些单看一点,就是实行这种人口计划生育政策以后,至少在40年的国民经济增长上不断地提速了,人民生活水平也在向发达国家看齐。但是另一种人口趋势就是人口老龄化提前到来了,而且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在做到有限放开(全面放开二孩)以后,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新生人口的预期并不乐观,悲观地说未来的几十年中会出现人口雪崩和人口老龄化高峰。即使是乐观地说,挺过这几十年,新生人口将会上升,人口老龄化将会放缓。但是,这几十年对一代人来说可不是一个短时间啊!为此,我们现在能做的是什么?本书所要探讨的是如何将人口老龄化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将如何安置,历史的经验有哪些是值得借鉴的?如此等等,都进行了讨论。

  (本文节选自人民日报出版社《大国养老——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将如何安置?》)

  养老机构严重不足,这种供需之间的落差必然会导致随行涨价的市场现象,衍生出越来越多的家庭生活问题和老年人的养老问题。那么,这种情况到底有多严重呢?据有关机构披露,就中国而言,现有42000多所养老院,加上社会兴办的老年机构,现收养老人不足100万人。

  我们的老年人有多少呢?据全国老龄办最新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2.4亿,占总人口比重达17.3%。其中,有1亿多老人需要照顾,现有的养老院且不论条件如何,单从数量上也远远不能满足老人们的实际需要。从总体上讲,除少量为新建的以外,大多数是利用旧房改建的,设施简陋,服务功能较差,无法适应老年人日常生活的特殊需要。如今,独生子女工作忙,又有自己的生活需要照料,所以很难抽身照料老人,因此,送老年人到养老院或老年公寓是最好的选择。但是由于养老院少,城市社区的养老院费用越来越高,以每月计一般都要7000—10000元,就这样还是一床难求。

  再说说农村养老吧,可以说大部分老年人基本都是自养天养,一旦身体有病或不能自理,那生活就非常困难了,因为大部分农村青壮劳动力都外出打工去了,尤其是孤寡老人,更是晚景凄凉。过去,生活苦点儿但农村人养老不是问题,因为一大家的人互相都能帮把手照料,但现在农村却空了,老人和孩子成了留守人员。随着在外打工的人站住了脚,孩子也更多地跟随父母成了流动儿童,农村真的就只有老人、庄稼和空房子了。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速,更多的农村人口成为城镇人口,养老院和养老公寓的需求就会大大增加,这就为本来已经严重供给不足的养老机构带来了更为难以承受的人口压力,未来的养老形势真是险峻啊!要说中国人不尊老、国家和社会不重视养老,那可有点冤枉了,只是过去养老没有成为一个问题。几千年来中国社会的大家庭其实有利于老年人,一个“孝”字成为衡量一个人做人合格不合格的标准,这在中国被看成是最早的道德伦理,相当于西方社会讲的“契约”。但是,随着老龄人口的急剧增长,再像过去一样儿孙尽孝般地赡养老人却几乎越来越难以为继了。

  老龄化社会加重了家庭和社会的经济负担,据有关学者预测,我国在未来50年内会达到人口老龄化高峰,很可能会同步出现社会经济压力的高峰期。具体原因是劳动力严重不足又加重了青壮年赡养老人的额外经济负担,就是说社会财富的创造与经济发展无法满足老龄人口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经济需求。客观地说,老年人一旦退出经济生产领域就不再创造任何经济价值,而只有不断消耗经济物质资源。从家庭来看,虽然年轻人的工资水平在逐年上涨,但是家庭支出,如孩子的养育和教育成本就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如果租房或用于买房还贷款就又是一大笔开支,再拿出钱来赡养老人,就会使家庭捉襟见肘。而老人们的退休金或养老金只是一个基本的生活保障,在物价不断上涨的今天,如果老人没有些积蓄,这些钱是不够的,养老院也根本住不起。很多老年人都是“未富先老”,所以他们的生活要依靠国家和社会,而一旦到了需要人照顾的年龄,经济上的问题就会首先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子女伸把手,结果也会影响子女们的生活质量。从社会来看,据人社部官网刊发的《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一文透露,我国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连续14年上调,养老保险覆盖人数超9.25亿,基本医疗保险覆盖人数已经超过13.5亿,基本实现全民参保。然而,随着养老保险制度的完善和“老龄化”社会的临近,我国面临的养老压力处于高位,资金来源和调配问题有待解决,除社保统征夯实基数、中央调剂优化统筹外,国有资本入局充实仍需加速。人社部曾有官员坦言,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对未来养老保险基金支付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可以假设一下,如果线年间出现“人口雪崩与老龄化高峰”,家庭和社会所有的经济支出都用来养老也许还不够,悲观地说,人类社会100多年的快速经济发展将为这未来的50年的老龄化社会埋单。其实现实生活中许多迹象已经表明,这绝非危言耸听。下面这一迹象就具有典型的代表性。

  一般来说,经济基础是社会稳定的基本前提,从现在来看中国社会的经济基础是好的,据有关权威机构统计后预测,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827122亿元,比上年增长6.9%。全年人均GDP为59660元,比上年增长6.3%。如果以美元计价,2017年中国全年人均GDP为8836美元。世界银行的高收入国家标准为人均国民收入1.2万美元左右。2017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在8790美元左右,和人均GDP接近。如果此后几年人均GDP和收入维持2017年增速,则大约在2022年,中国将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如果按照这样一种预期的经济发展,国家将会越来越繁荣,人民将会越来越富裕,社会当然是稳定的。可是,我们发展经济不是在一个真空的社会中进行的,影响经济发展的有诸多变量,其中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影响是不容小觑的。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来说始终存在着两难困境:一是按照人口变化的自然规律调节人口规模,而不施加任何的人为干预,这应是一种理想的人口理论。但是,按照这个理论的逻辑,在一定的历史阶段,我们有可能会养不活这么多的人口,为什么呢?因为经济发展是人为的也是相对有限的,其增长是一个漫长的逐渐的过程,当人口增长过快从而产生对经济的需求过大,而经济增长不能满足人口的巨大经济需求时,就极大地降低了人口的生活质量并减缓了经济增长的速度,结果造成恶性循环。二是打破人口变化的自然规律而对新人口出生加以控制,在改革开放以后实行的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就是最好的实证。这种人口理论被称为有计划的人口理论或人口控制理论。这种理论一直被一些人口学者批评,甚至是否有悖于人类的伦理也一直争论不休。抛开这些单看一点,就是实行这种人口计划生育政策以后,至少在40年的国民经济增长上不断地提速了,人民生活水平也在向发达国家看齐。但是另一种人口趋势就是人口老龄化提前到来了,而且人口计划生育政策在做到有限放开(全面放开二孩)以后,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新生人口的预期并不乐观,悲观地说未来的几十年中会出现人口雪崩和人口老龄化高峰。即使是乐观地说,挺过这几十年,新生人口将会上升,人口老龄化将会放缓。但是,这几十年对一代人来说可不是一个短时间啊!为此,我们现在能做的是什么?本书所要探讨的是如何将人口老龄化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将如何安置,历史的经验有哪些是值得借鉴的?如此等等,都进行了讨论。

  (本文节选自人民日报出版社《大国养老——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将如何安置?》)